(三十四)很毋求勝


    師曰:凡夫相處,不免鬥很,然須適可而止。如有十分道理,得其七八可矣。此即孔子所云不為已勝也。勝者,理有十分,即求得十分,甚或過之。此即逼人太甚。彼受逼者,心必不甘,而謀報復,則後患無窮。獵犬逐兔,窮急亦遭反噬,何況勢力不相上下之人?兵家有言,窮寇莫追,乃免後患也。 
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明倫講座 的頭像
明倫講座

明倫講座 Minlun Society

明倫講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